新车货架|Giulia/Stelvio改款后AlfaRomeo的“生路”在哪?

2019-07-20 12:14:43 小猪猪 ITCN 分享

力帆不精彩, 明善老矣,尚能饭否?##########

原标题:力帆不精彩, 明善老矣,尚能饭否?

耄耋之年的伊明善似乎已经无力挽救力帆汽车的败局,这个有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汽车王国也随着着他逝去的年华一同风雨飘摇。

不知从何时开始,网络上再也看不到“精彩哥”购入豪车的新闻,取而代之的是力帆汽车的一个又一个的负面,销量暴跌、出售公司、卖掉工厂……

耄耋之年的伊明善似乎已经无力挽救力帆汽车的败局,这个有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汽车王国也随着着他逝去的年华一同风雨飘摇。

风波再起

7月17日晚间,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相关单位发来的《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上海金融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该公司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力帆控股”)所持有的本公司的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

上海金融法院对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诉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等保理合同纠纷一案,系力帆控股为公司全资孙公司重庆力帆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与海通恒信国际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的保理业务提供担保,关于财产保全的(2019)沪74民初1146号民事裁定书。

截至目前,力帆控股持有公司股份620,642,656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7.24%。此次股份被轮候冻结后,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股份数量为615,772,656股,占其持股总数的 97.28%,占公司总股本的45.96%。

对此,力帆表示力帆控股持有的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尚未对公司控制权及日常经营造成实质性影响。

两个星期前,力帆股份公告拟终止部分募投资金项目,并将结余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涉及募集资金4.49亿元。随后,公司便立马收到了上交所问询函。

上交所注意到,这4.49亿元募集资金,已被公司分三次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最大的一笔3.79亿元已于今年7月5日到期。而力帆汽车也公开表示:“无法按时归还。”

于是,上交所要求列示4.49亿资金暂时补流的具体用途,明确说明是否无法按期归还募集资金,并说明具体原因。对此力帆解释,截至今年上半年末,上市主体(国内)的货币资金总额为53.26亿元,受限总额42.39亿元,公司生产经营还需资金周转,短期内难以筹集大量资金。

其中最大的一笔3.79亿元中2亿元用于兑付承兑汇票、1.57亿元支付承兑汇票保证金、0.13亿元用于支付货款。另外两笔共计7000万元募集资金,大多被用于支付利息和货款。

北京市中伦(上海)律师事务所认为,根据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及融资情况,力帆无法及时将暂时补流的资金归还至原募集资金账户;不存在募集资金被直接或间接挪用、占用等违法违规情形。

不得不承认,眼下资金问题已经成为力帆前向发展的拦路虎。

2018年年报显示,力帆公司货币资金54.03亿元,短期借款高达91.6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6.5亿元。公司受限资产余额合计达107.7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8.6%,其中受限货币资金46.14亿元。

其年度净利润为2.53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高达21.49亿元,而今年一季度也亏损近1亿元。为了止损,力帆汽车开始进行“变卖家产”,其中,力帆汽车将其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的生产资质以6.5亿元变卖给车和家,之后又以33.15亿元的价格将其乘用车项目基地出售给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

力帆官方表示:“目前国内汽车行业及客户群体正在发生转变,传统燃油汽车竞争加剧,新能源汽车行业也在发生技术革新,公司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投项目之“汽车新产品研发”拟开发的部分车型已不再适应市场需求。”简单的说就是之前花的钱也都打了水漂。

明善老矣,尚能饭否

高三因言“辍学”,后坐牢18年,47岁下海经商,54岁创建力帆集团,62岁入选福布斯中国百强富豪榜,79岁退居幕后,伊明善的跌宕一生堪称传奇。

1992年,54岁的伊明善开创了力帆集团,当初的力帆只专心干一件事,那就是生产摩托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摩托由奢侈品成为了日用品再成为了刚需。

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5.5亿元净资产登上当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排行榜。到2003年,重庆力帆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生产商,而此时的伊明善已经65岁。

显然伊明善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发光发热。为了拓展业务,尹明善决定由摩托再上一个台阶,开始进军汽车行业,随即力帆集团拉开了汽车制造的序幕。尽管力帆的造车之路并不顺畅,但尹明善还是在2010年11月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民营车企。上市后,力帆控股市值达到100亿元,尹明善成功问鼎重庆首富。

在之后的日子里,力帆的汽车业务并没能想预想的那样成功,与李书福、魏建军相比,尹明善的确是年纪大了。

2017年10月,尹明善选择交棒给年轻人,退居幕后,但依然是实际控制人。尹明善称自己属于“软着陆”:“这几年自己在内部已有近80%放权,通过此次股东大会后,剩余的20%管理权也会逐步全部交出来,未来仅保留实际控制人身份,不会直接参与公司经营”。

但令人意外的是,在力帆集团并没能子承父业,而是由职业经理人牟刚和马克代为管理。

2017年10月30日下午,力帆股份举行了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会上牟刚当选为公司新一届董事会董事长,陈卫和王延辉担任副董事长;马可被聘任为总裁,陈卫被聘任为总工程师。

对此,尹明善曾明确表示要学习福特模式,“董事会主席人选是在家族和非家族中交换进行。”

而家族之中,伊明善的儿子“精彩哥”伊喜地也似乎志不在此。尹喜地是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董事长,但是他的爱好是喜欢玩名车。09年8月底伊喜地在网上走红,在力帆集团投资俱乐部紧缩银根的背景下,以3000万购名车布加迪威龙,其他各式豪车更是超过30余辆,地下车库简直就是一个豪车博物馆。

老爹卖车赚钱、儿子花钱买车。原本天经地义的事情在尹家看起来却是那么讽刺。

从创立之日到如今的风雨飘摇,承载着民族汽车梦想的力帆似乎从来就只属于尹明善一个人,在每一辆力帆汽车的背后都有一位精干老人的影子。如今,尹明善年事已高,一同逝去还有他那无法完成的旧日梦想。

文/黄山

在内蒙古,习近平讲了这样一堂“公开课”,伤停补时阶段,阿兰禁区内大步流星过掉王大雷后,底线小角度射门击中立柱弹射入网,天津天海在最后时刻扳回一城。日积月累获得信任作为一名年轻球员能够在竞争激烈的恒大站稳脚跟,实属不易。

"在激烈的体育比赛中,啦啦队是赛场中不可或缺的风景,啦啦队的市场成熟度是衡量体育产业商业化和市场化的标准之一,纵观国内啦啦队生存现状,职业化程度低,大众对于啦啦队文化也存有一定误解,作为中国第一啦啦宝贝,郭佳媛经历了国内啦啦队市场近10年的变化,谈及10年间国内该市场环境的变化,佳媛姐坦言无论从啦啦队员收入到整个市场环境本质上都没有太大改变: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第一地位不高,一说到啦啦队啦啦宝贝,可能就是漂亮、身材好、穿得少,可能到现在大家还会有这样的认知还有消息称,由于引进洛夫伦成本太高,米兰可能已经转而寻求签下其他球员,譬如拜利、德米拉尔、乌帕梅卡诺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