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西证券因融资欠款起诉客户客户:亏损因强平不及时

2019-05-25 19:48:17 小猪猪 ITCN 分享

劲酒“贪杯”:入股青青稞酒3% 却暴露湖北富豪百亿资本野心?##########

原标题:劲酒“贪杯”:入股青青稞酒3% 却暴露湖北富豪百亿资本野心?

不是一家单纯保健酒企业。

吴少勋

近日,“保健酒王”吴少勋将手伸向了资本市场,拿下了青青稞酒3%的股份。

5月22日,青海酒企青青稞酒迎来新的战略投资,湖北正涵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湖北正涵”)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得到了青青稞酒3%的股份,成为公司的战略股东。

时间财经注意到,湖北正涵的股东结构为吴少勋持股99%、劲牌有限公司持股1%,实际控制人为吴少勋,而劲牌有限公司(下称劲牌)的控制人也是吴少勋。这意味着,吴少勋通过其实际控制的企业间接将青青稞酒3%股份收入囊中。

青青稞酒在公告中称,湖北正涵将成为青青稞酒的战略股东,为公司的稳定健康发展提供支持,并在36个月内不减持其持有的3%股份。此外,双方还将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整合各方资源,就青青稞酒产品研发、推广、营销、市场拓展、渠道建设及人才培养等多方面进行合作。

事实上,青青稞酒与劲酒就一直保持着暧昧关系。早在2016年,青青稞酒联手劲牌、奇正集团共同打造“纳曲青稞”,劲酒相关营销人员早已加盟青青稞酒。此外,青青稞酒高管也经历了大换血,聘任曾在劲牌履职的高管。

上世纪90年代,那一句广告语“劲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哟”,让劲酒家喻户晓。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劲牌成功跻身白酒行业“百亿俱乐部”,销售额逾104亿元,纳税额逾28亿元。而实控人吴少勋较为低调,鲜于公开露面,2018胡润中国富豪榜发布,62岁的劲牌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吴少勋以85亿财富名列湖北富豪第二。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对时间财经表示,劲牌公司虽然对外宣传不上市,但是实际上是有上市意图。从前期的人员与业务合作,到目前的资本层面,并且大量劲酒一线营销人员进入青青稞酒,不排除借壳上市的可能。

资本野心

青青稞酒与劲酒的关系暧昧早以广为人知,而此次又拓展到了资本市场层面。这似乎意味着,劲牌公司实控人吴少勋正式介入上市公司层面,距离资本市场更进一步。

外界开始揣测此次合作是劲牌与青青稞酒的合作。对此,劲牌方面对媒体表示,此项目与劲牌无关联,仅仅是湖北正涵正常的商业投资。

白酒分析师蔡学飞说:“劲酒与青稞酒其实都属于大健康酒类,劲酒有强势的全国渠道优势,但是缺乏新的增长品相,而青稞有高原生态概念,但是缺乏全国性的渠道市场。我个人认为,两家老板对于资本市场的理念高度一致,也是两家不断深入合作的根本原因。”

时间财经查阅以往公告发现,青青稞酒从成立合资公司到营销团队大换血,再到高层离职都有劲牌的影子。

公开报道显示,2017年,青青稞酒的一线营销团队就已经开始“换血”,劲酒的大区经理大面积接管了青青稞酒的一线业务,而副总经理的更换标志着青青稞酒从下到上的“换血”完成。

2018年7月12日,青青稞酒发布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王君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同时,聘任鲁水龙、张芬军为公司副总经理。资料显示,鲁水龙、张芬军均有在劲酒任职的经历。

蔡学飞介绍,劲牌团队的营销水平在业内是备受认可,鲁水龙、张芬军有丰富的一线营销经验,在营销策略上会带领青青稞酒上升一个台阶。但新的团队入驻,对经销商来说肯定有一定影响。同时劲酒团队面临的是盈利受困、多元化受挫的现状,亟待改变。后续合作不排除劲酒借青青稞酒的壳,或者股权结构发生较大变化。”

实际上,吴少勋对于资本的野心不仅仅局限在酒业。除了在酒业的布局,他实际控制的劲牌及湖北正涵还将版图拓展到矿产、房地产、银行、矿业、医药等领域。

据报道,吴少勋的除了此次投资青青稞酒,湖北正涵之前也进行了47次对外投资,投资了包括黄石市华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湖北鼎兴矿业有限公司、武汉市联丰银楼典当有限公司、湖北枫林酒业酿造有限公司、于都县鑫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湖北黄金山温泉度假村有限公司等。

另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吴少勋还是北京洪泰启航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间接股东之一,这家公司是洪泰旗下一只基金,股东包括俞敏洪、盛希泰等人,对外投资了好奇心科技、厨秀、人人湘等公司。

产品老化?

在保健酒市场的劲酒虽然称霸一隅,但压力也不小,近年来保健酒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保健酒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2018年,保健酒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356.4亿元,同比增长9.5%;同期市场总体需求量也达到了91.18万千升。

随着保健酒市场壮大,众多白酒企业也开始加入竞争。例如,以茅台集团生产的不老酒和白金酒以及五粮液集团生产的龙虎酒和黄金酒为代表的中高端酒已经进入战场。劲酒所代表的中低档保健酒市场正在被高档保健酒进一步挤压。

同时,还有原本扎根在保健酒队列的椰岛鹿龟酒、张裕三鞭酒、鸿茅药酒、竹叶青、宁夏红、五粮液黄金酒、茅台白金酒等品牌,上有高端挤压,下有中低端夹击。

“劲酒一直定位于中年消费群体,在小酒市场增速放缓,面临品牌老化的问题,加上一直以来保持‘不上市’态度,使得劲酒在发展过程中拥有一定的独立优势,但另一方面也与上市酒企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蔡学飞表示,目前劲牌旗下苦荞酒发展放缓,红标有老化的倾向,金标尚在培育,整个中国酒类市场分化明显,劲酒也存在着业绩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劲牌下发了调价通知,对中国劲酒系列产品的终端价格进行统一提价,这一事件也引来了广泛热议。

对于提价的原因,劲酒方面表示,近年来因药材、原料、包装、物流、人力等成本不同程度上涨,劲酒综合生产成本超出了劲牌公司的承担范围,所以为保证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可持续发展,也为改善并提升各级渠道的经营效益,统一对中国劲酒系列产品进行调整。

据了解,对于价格体系,劲酒一直保持“小步慢跑”的策略。在年轻化与时尚化的趋势下,劲酒似乎正在通过梳理产品价格来激活产品在消费者心中的活跃度。

白酒营销专家杨承平表示,多年以来,劲酒一直都是以“小步慢跑”的形式作为基础市场的战术动作,用这种方法在消费者心中保持一种活跃的程度。否则长期保持在一个价位,消费者会对产品逐渐疲劳。(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华西证券因融资欠款起诉客户客户:亏损因强平不及时暴力抗法的深大通遭证监会狠批,“青岛首富”还能摆平吗?##########

原标题:暴力抗法的深大通遭证监会狠批,“青岛首富”还能摆平吗?

作者|郝美平 鹿凯

来源|野马财经

红的方式千千万,深大通(000038.SZ)却因为暴力抗法一“抗”而红。
5月22日,证监会稽查总队一行4人前往深大通送达《立案调查通知书》,没想到公司相关人员不仅拒收,甚至对执法人员进行言语攻击、恐吓、推搡……最终,证监会工作人员报警后才能解围,而其中一名女性稽查人员伤势较重,被送往医院处理伤口。
虽然跟证监会玩“横”的,但深大通不只是“四肢发达”。它还是个擅长玩概念的“资本高手”。从互联网、区块链到工业大麻,深大通屡屡“强蹭风口”。可惜,风口上的概念没炒出什么结果,却因为暴力抗法一夜爆红,冲上头条。

抗法一时爽,后果想没想?

5月23日,深交所对深大通发出谴责。紧接着第二天,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深大通被立案调查后暴力抗法,严重破坏了国家法律严肃性,严重影响资本市场的正常法制环境。下一步证监会将依法查处相关案件,处理相关人员,有关情况会继续公开。目前2名肇事者已被行政拘留,1人行政警告。

被证监会点名连批两个“严重”,深大通的未来堪忧,而股市也当即做出反应。深大通股票24日开盘跌停,报11.04元/股。

眼看形势严重,大股东坐不住了。24日深大通发布公告,宣布股东青岛亚星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亚星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在一个月内增持100-200万股。这次增持是深大通在2016年11月以来唯一的一次增持。

深大通“水深火热”

深大通官网显示,公司致力于发展成集新媒体传播、金融服务、大数据服务、数字娱乐、物联网等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产业集团,构建“内容”+“平台”+“服务”的企业生态系统。

乍看之下,会以为这是一家传媒公司,然而深大通年报显示,其煤炭、铁精粉方面的营收占比达56%,广告发布业务占到43%。

深大通2018年报

煤炭、铁精粉等供应链交易占了半壁江山,这与公司官网的介绍大相径庭。野马财经梳理其历史发现,深大通本来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就在2017年,其房地产业务还占到总营收的24.34%,到2018年才完全剥离了。

之所以深大通将自己定位为传媒公司,源于2015年的两笔重组。彼时,还是房地产公司的深大通分别花费17亿元、10.5亿元收购了科视传媒、冉十科技。前者是一家新媒体公司,后者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正是在收购这两家公司之后,深大通才开始向传媒业务转型。

这样的资本操作在A股市场并不少见。深大通收购之时,互联网概念风头正劲,深大通看准时机切入,成功从房地产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而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的市盈率一度高达200倍。有人甚至在当时分析,深大通这支股以后会是一支百元股。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如今,深大通不仅没有成为百元股,反而因为暴力抗法跌得一塌糊涂。

正是上面的两次收购,给深大通日后的商誉减值埋下了隐患。2018年,科视传媒和冉十科技先后爆雷。最新年报显示,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计提商誉减值共 21.2 亿元,而深大通的市值也才57亿元。

商誉爆雷的同时,深大通的股东们似乎也已为自己安排好了退路。年报显示,深大通的前3大股东,实控人姜剑及其一致行动人朱兰英、亚星实业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4.94%。目前,这些股份几乎全部质押。

有证券从业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如此高的质押率,存在变相套现的可能。

深大通2018年报

概念股“戏精”

在A股炒概念、炒题材一直都是快速拉升股价的好办法,深大通深谙此道。从地产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又先后染指区块链和工业大麻,不得不说深大通的概念连环套玩得实在“高明”,“大麻上链”的思维更是深得“币圈”炒作之道。

但是,这样对概念的左套右套瞒不过深交所,动辄10亿的投资规模更是招来了深交所的问询。

2019年4月18日,在目睹了工业大麻概念助力多家公司股价飞涨后,深大通坐不住了,宣布与天益新麻共同成立大通-新麻有限合伙企业。新企业投资接近10亿元,主要从事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等。

随后,深交所就发来了关注函。对于深交所关于为何从事大麻业务的问询,深大通给出的解释竟然是基于自身区块链优势。其在项目上也明确指出,双方将就区块链与工业大麻业务场景的切入和深度结合进行探索。

深大通这种将“万物上链”的区块链思维应用到工业大麻概念上的做法,惯于炒作概念的“币圈”大佬们恐怕也要甘拜下风。

而且,在回复深交所相关问题时,深大通披露其从去年6月开始就与北京邮电区块链进行研发合作。公布的信息显示,深大通的区块链主要应用在广告行业,换档到工业大麻实在有些突然。

随后,深交所要求深大通对公告中未提及主业,而是强调“在区块链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方面有着丰富的技术积淀和经验”做出解释。

野马财经深入分析其区块链业务发现,深大通2018年、2019年,向区块链行业累计投资411万元。以区区400多万就想撬动近10亿的项目,很像是“小马拉大车”。

反观深大通的股价,尽管接连蹭上“工业大麻”、“区块链”两大风口,而除了4月18日到4月22日出现短暂上涨外,很快就被打回了原型,跌到了不足11.04元/股。

如今,暴力抗法之下,深大通是彻底“火了”。作为深大通实控人的姜剑,此时内心深处想必也是五味杂陈。

神秘的青岛首富

2016年,姜剑及其家族以110亿的财富登顶青岛首富,在全国位列第36。而深大通在姜剑成为山东首富的路上,功劳不少。

姜剑1993年下海创业,后来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亚星实业,并且通过借壳深大通上市,最后成为青岛首富。

对于自己创办的公司——亚星实业,姜剑曾公开表示,“亚星并不是亚洲之星的意思,而是取亚的第二之意,在创业中始终保持‘第二’的心态,吸取很多‘第一’的教训,让企业会永远有发展上升的空间”。

从经营物资贸易开始,姜剑逐渐把自己的产业扩展到了房地产业。1999年的“亚星花园”和2002年的“亚星·拥翠山庄”成功的树立了亚星质优、名品的标签。

也是随着2002年亚星实业的做大做强,姜剑姜目光放到了多元化的未来上。但多元化话的未来还没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却接踵而至。

公司官网

2010年,亚星实业入股深大通。两年后,亚星实业正式完成“借壳”。从加入深大通开始,市场上对姜剑和亚星实业的质疑就没有间断过。

2013年4月,有媒体曝出亚星实业将以赠予的方式将其持有的青岛广顺房产83%股权和兖州海情置业90%股权置入上市公司。但之后,迟迟无法取得进展,接着媒体曝出亚星实业与深大通原非流通股东因资产陷入争端,深大通的董事会更是一度陷入瘫痪。好在随着亚星实业的入主,最终息事宁人。

然而,姜剑的风波并未结束。一年后,网络上出现了关于“山东头和朱家洼人民被亚星、姜剑官商勾结,拖延至今未拆迁的黑幕”的帖子。帖子曝光了亚星实业早年间,利用伪造文件趁东头村和朱家洼村换届时间点,与之前村委会达成虚假合同,非法侵害了当地老百姓利益。一时,亚星实业和姜剑被置于风口浪尖。

祸事连连,2015年1月,一则关于亚星实业借壳深大通上市的内幕消息再遭曝出,深大通的股价瞬间跌停。

据当时的网友爆料,亚星实业为了借壳顺利,采取化整为零的方式,将股权平分到青岛美丰置业、北京合生伟业等七八家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实控人均是姜剑。更有甚者,姜剑为了借壳顺利还动用了政府关系,才击退了其他竞争对手,从而成功借壳。

对于网络上的质疑之声,野马财经曾致电深大通予以求证,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如今,姜剑和其旗下公司再次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深大通公司相关人员已被行政拘留。姜剑作为深大通的实控人,是否会受此事影响?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也向野马财经表示,“这要根据具体违规事实才能确认法律责任,目前来看可能需要等到证监会查明后才能予以处罚。”

不知这次“牛气冲天”的姜老板,还有没有通天的能力?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编辑:小猪猪